网站地图 - 广告服务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 国内 > 正文

旋涡中的51信用卡:掌舵人曾说“出来混是要还的”

来源:武汉新闻网 编辑:纳兰瑾萱 热度: 时间:2019-11-11 11:28
导读:原标题:旋涡中的51信用卡,掌舵人曾说“出来混是要还的”|调查核心提示:作为中国最大的在线信用卡管理平台,51信用卡和...

旋涡中的51信用卡:掌舵人曾说“出来混是要还的”

原标题:旋涡中的51信用卡,掌舵人曾说“出来混是要还的” | 调查

核心提示: 作为中国最大的在线信用卡管理平台,51信用卡和其创始人孙海涛正深陷旋涡。能否扛过去?目前还是个谜。

51 信用卡因涉暴力催收,被推至风口浪尖。 本社记者 李晓磊 / 摄

51 信用卡因涉暴力催收,被推至风口浪尖。 本社记者 李晓磊 / 摄

记者|李晓磊

7年前,孙海涛只有4张信用卡。今年,他公司管理了1.387亿张。

51信用卡管家是其主业。2012年,32岁的孙海涛和4个同事在杭州城西一间小酒店住了一个月没回家,开发出这个App。

彼时,他并无远见,做51信用卡初衷,只是希望能一键管理信用卡账单,“不是说有很强的战略或很好的设计。”后来,孙海涛看了本书,说信用卡是20世纪伟大的发明之一,他仍想不明白。

慢慢的,他发现奥秘:“比如说一个年轻人月消费是5000块,拥有信用卡后可能每月就消费6000块,这是信用卡在刺激消费,增加购买欲望,这是信用卡的价值。”

道理虽懂了,可51信用卡成立初期,业绩差点拿不出手,但截至今年6月30日,他们自有现金总额已达到26亿元人民币。

风生水起的孙海涛没想到,2019年10月21日,警察会调查51信用卡,原因是他们委托的外包催收公司存在涉嫌寻衅滋事,并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、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。

这在催收江湖中,只是个缩影。

2017年12月,孙海涛说:“我们的愿景是让有信用的人过得更好。”这一次,他表示“非常抱歉”。

  51何处来?

和万千商界精英一样,孙海涛成名前也走过弯路。1980年出生的他,22岁从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,先做了两年软件销售。

按说,烟酒不沾的孙海涛很难与客户打成一片,他自寻新方法,“找准客户,渗透到客户软件需求的设计、定制中去,甚至和工程师一起分析业务需求。”

孙海涛称之“产品经理”思维,并在残酷的销售大军中积累了口碑,但他不满足。

有次经过火车站,孙海涛收到了某上市旅游公司的广告小卡片,“这时候,我就在想,身边的商业模式可以上市,我能不能干一点事情。”24岁的他开始想创业。

那年,中国商界很热闹,但“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”概念还未成为主流。

孙海涛告诉家人要创业,武汉网,父亲给了8万元。带着这笔款,孙海涛找到几位同学,共同筹资50万元,开启了第一次创业——做三维地图“E都市”。受各种因素限制,孙海涛找不到好的盈利模式,企业无法扩张。2007年,他选择退出,将自己的股份低价卖给了他人。

再次创业,孙海涛捣腾起二手房,还成立了“房途网”。那时,湖北新闻网,他想把所有的中介门店颠覆。但最终又失望了,公司虽有盈利,可距暴富还很远。

随后几年,孙海涛的公司经历裁员、转型后,决定第三次出发。他执着于创业的另一个原因是,曾现场听过马云的演讲,感觉很真实。具体做点什么,他也没想好。

依据孙海涛描述,他当初有4张信用卡:“信用卡给我安全感,因为它有额度,你未必马上用,但未来是不可预测的。”

很多人用信用卡图方便,孙海涛则悟出商机。2012年,他成立杭州恩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,并开发51信用卡管家。

这一年,阿里巴巴双十一促销总销售额已达到191亿;微信用户达到2.7亿;刘强东两条微博掀起了电商争霸导火索……所以,孙海涛在互联网领域创业的消息在彼时简直不值一提。

随后两年里,51信用卡甚至在生死线上挣扎。如果不是后期与银行合作推出线上办卡业务挣了些服务费,他们差点熬不过。

2014年,孙海涛与一家财富管理公司合作,进入金融领域。具体是,为他人在网上提供借款需求,也就是网贷。服务费是此前的10倍。

这一年,我国P2P网贷平台已有1980家,跑路的也不少,但孙海涛没退缩。2015年,他分别推出“51人品贷”和“51人品”,但营收效果仍不明显。

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51信用卡经营活动所得现金流净额分别为-1.38亿元、-0.344亿元、-0.31亿元。为吸引客源,他们除为信用卡推介、贷款推介外,还做信用卡代偿、理财等收费业务。

直到撮合网贷服务后,营收规模才出现重大转机。

  软暴力催收的上市路

2017年开始,孙海涛的公司又延伸到负债管理,“每个人、每个家庭支付他的车贷、房贷,包括水电煤都是一个负债的场景,是你每个月要按时还的。”还款另一面是催收。

有些老用户说,使用“51人品贷”如果未按时还款的话,会有各种骚扰电话打进来,还会发送虚假的“法院开庭”短信。如果仍不还款,周边朋友也会收到谩骂、恐吓等电话,有的还会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。

催收者之所以能找到客户的朋友,是因为其使用前需要点击授权,后台自动读取客户手机通讯录,如果不授权,就无法使用。51信用卡方面称,所有个人信息收集均有合法用户授权,不存在非法盗取。但是,工业和信息化部通报他们属未经用户同意。

孙海涛曾在公开场合称:“你按时把钱还了,这就是信用吗?这是你理所应当的事情,而信用应该体现在你支付很困难的时候。”

也因此,51信用卡投诉很多。孙海涛则一心想上市。起初,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口头答应要投资“51”,后来不投了。

曾有人说“51”差点发不出工资。孙海涛透露,他们当时账上虽只有20万元,但公司员工少用不了那么多钱,出去团建都是住三亚红树林酒店。

2018年,51信用卡开启上市之路。前期,客户对其暴力催收举报较多,其他问题还有高利贷、恐吓等。孙海涛承认发现了问题,但出现在管理上,“当一个业务的转换率在下降的时候,另一边还使劲投放,导致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。”

从计划到上市,51信用卡只用了半年时间,2018年7月13日,其在香港挂牌上市。

上市后,孙海涛似乎预感到了后期风险。他觉得51信用卡营收模式和管理问题仍属于历史遗留问题。但具体是什么,他以前没透露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放款机构除了自身有催收部门外,大多将其进行外包。早些年,这类公司大多游走在涉黑边缘,扔鞭炮、送花圈是常事。

随着各级部门加大打击力度后,很多公司将催收方式换成电话骚扰。2018年,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,暴力催收受到重点整治。

当年3月,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还出台了《互联网金融逾期债务催收自律公约(试行)》,指出从业机构需对外包催收负责、超出法律规定的部分不得催收、催收过程中不得频繁骚扰债务人及其他人员等合规要求。

但51信用卡仍未收手。实际上,51信用卡此前曾被市场广泛看好,它是中国首个且最大的在线信用卡管理平台、中国最大的独立在线信用卡申请平台,同时也是以信用卡持有人为目标的最大线上消费金融市场。

  “出来混还是要还的”

顶风催收的51信用卡上市后,果然揽来很多业务。

2018年12月27日,与光大银行杭州分行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,双方宣布将建立长期稳定、互惠互赢的战略关系。

今年初,孙海涛获得“2018年度新经济人物”。会上,有领导夸赞51信用卡“很好地响应了杭州市‘凤凰计划’,也为同行开了好头”。

责任编辑:纳兰瑾萱

网友评论: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武汉新闻网-www.idudo.com 版权所有
技术支持楚天在线 渠道合作微信:5877546(QQ同号)
在线投稿中心
Top